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印尼鋼鐵產業的發展與觀察



:::
印尼鋼鐵產業的發展與觀察
吳英傑 印尼泗水大學講師
 
前言
 
       印尼豐富的天然資源幾百年來都是其他國家垂涎的目標,就在2014年,印尼政府立法禁止原礦出口,要求以及鼓勵在印尼加工之後才能出口,而且出口的稅率依照加工的程度成反比,目的就是為了吸引外資,提升印尼工業水準,打造出印尼自己的供應鏈以及提供就業機會。然而,這項法令卻讓很多資金不足以提升到更高一層水準的小型礦場直接停業,也造成大者恆大,小型礦主則是鑽法律漏洞,利用走私或逃稅的方式來維持生存,並沒有達到印尼政府當初設定的理想目標。 
       鋼鐵被稱為國力的代表,也是工業之母,更是所有經濟活動不可或缺的材料。鋼鐵業除了原料來源之外,最重要的關鍵資產就是人力資源以及科技系統。人力資源的重要性不言可喻,而科技系統則是可以讓鋼鐵業減少碳排放量,目前生產一公噸的鋼鐵會產生1.9公噸的碳,這需要靠更新的科技來改善,讓工業和環境保護能夠與時俱進。
       從數據來看,2017年全球鋼鐵產量是16.89億噸,全球粗鋼產量最大的國家是中國,高達8.317億噸;台灣是全球第11名,產量有2,240萬噸,而本身出產鐵礦的印尼,則是排行全球第30名,產量只有480萬噸。此外,印尼在2017年進口了1,100萬噸的鋼鐵,淨進口量,也就是進口減掉出口,也還有870萬噸。
       印度的安塞爾米塔爾(Ancelor-Mittal),1978年發源於印尼東爪哇泗水,最後成為全球最大的鋼鐵集團,而全球第二大的中國寶鋼集團,從印尼買走鐵礦之後,加工以數倍價格賣成品回來給印尼。印尼本身的鐵礦蘊藏量預估高達21億噸,數十年後卻還是鋼鐵進口國,可以想見,印尼政府和專家學者絕對不樂意見到這樣的狀況持續發生下去。
 
印尼鋼鐵需求預估
 
       伴隨著經濟成長,印尼本身對鋼鐵的需求就不斷增加,加上現任佐科威(Joko Widodo)總統的基礎建設為首要優先的政策,印尼鋼鐵需求的成長量每年以近兩位數成長,2018年,印尼預估的鋼鐵消耗量則高達1,400萬噸。依照印尼鋼鐵工業協會的資料顯示,2019年與週邊國家對比的預估如下:

 
        而印尼從2015-2025年的鋼鐵需求預估成長量,若很保守的以每年4%成長率來估算的話,其結果如下圖:

       根據印尼鋼鐵消耗量的統計數據顯示,91%為建築業(51%)以及製造業(40%),若以廣泛的建築業,也就是包含目前正在全力進行的基礎建設,以及本身製造業的成長速度來看,印尼恰好就是邁入這兩個產業的成長期,對鋼鐵的需求只會比預估的數字更加龐大,也造就更大機會。
       印尼政府每年預算(APBN)的10-20%將會用在基礎建設上,而目前政府規劃的印尼2035年計畫,預估國內鋼鐵的需求會高達1.2億公噸來供應給建築業以及製造業,提供國家生產總額的25%。而更早到達的2020年,工業界也預估鋼鐵消耗量高達2,000萬公噸,亦即是每個人平均鋼鐵需求是70公斤(如下圖)。

 
       從下列圖表也可以看出來,印尼現正處於擴張期,預計2035年前達到台灣現在的爆發高峰期,脫離貧窮國家之林。

印尼鋼鐵發展面臨的課題
 
       而一個令人深思的問題就是,就在擁有豐富天然資源的印尼,政府已經大興土木,修建全國的基礎建設,而且每年消耗龐大預算和鋼鐵,印尼這麼多的機會和原物料,眼前一片美好的時刻,為何本身的鋼鐵業卻遲遲不見發展?也不見國外大廠來到印尼投資鋼鐵事業呢?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角度來看。

第一是從外國投資者的角度來看。
       其實,幾乎全球各大鋼鐵廠都曾經說過,甚至簽了投資意向書來到印尼投資,而不是單單購買原物料。可是若是上網用印尼文查詢Investasi smelter di Kalimantan/Sulawesi/Jawa (加里曼丹/蘇拉威西/爪哇冶煉廠投資),可以看到不少新聞報導,國外大廠紛紛同意來印尼投資,而且投資地點從最西的亞齊到最東的巴布亞都有,各地政府也搖起招商的大旗,紛紛同意協助設立冶煉廠的細節。可是到目前為止,不只是大型冶煉廠不見蹤跡和營運,即使進度也是不到百分之一。
       在外商的角度來講,沒有進度的原因則分為幾項。最重要的就是法規的不明確和政策的不連貫!印尼法規繁瑣,從中央到省再到地方,很多時候因為官僚心態都會有不同步的現象,雖然現任政府不斷改善政府效率以及簡化投資法規,但很多時候畢竟鞭長莫及,到了地方則可能會有不同調的狀況發生。
      以冶煉廠來講,到目前為止的法規還是令人卻步,缺乏明確的投資項目以及詳細規範,尤其是面對繁雜的金屬產業部分,例如設廠地點的許可執照,環境評估許可標準,工業許可執照等,幾乎涵蓋了所有合法的範圍,印尼政府希望外資和本國企業投資,可是法規上讓投資人無法安心,這一點是主要讓冶煉廠沒有進度的主要原因。
       此外,礦場通常位於罕無人跡的地方或者外島,除了人力資源是個很大的問題之外,交通基礎設施通常也不完善,造成運輸成本高於其他國家,而且還有許多無法預期的狀況,例如走陸路被村民圍路要求金錢補償,或者走海路必須避開雨季或生產不能中斷,否則高昂的船運費用讓營運成本增高等。
       而印尼政府的進口法規雖然不得已,但其實也變相鼓勵進口。印尼有反傾銷法規 (2011 PP No. 34),若是印尼能夠生產的同類型產品,進口價格比本地生產的還要便宜,一旦被判定為傾銷的話,那就必須付出高額的稅金才能進口。反之若是印尼本地無法生產,而且申報為原料或半成品的話,那就免稅。而鋼鐵業的最基本的金屬版(Metal Slab)的進口稅金就是0%,即使金屬成品的進口稅金也只有5-10%。
       若是已經在國外運作良好的鋼鐵公司,只要印尼無法生產的狀況下,進口的稅金就是0%,加上法規如此不明確,還必須要面對未知的情況,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繼續在本國加大產量,然後出口到印尼。
       另外投資者遭遇到的問題還有土地的取得,穩定的水電供應,而且一開始極其高昂的投資費用都會增加投資的考量和進度。雖然四月份印尼政府提出了免稅期(4,000萬美金5年以及20億美金20年)的誘因,但很多鋼鐵投資者目前還是持續觀望中。
 
第二則是從本國投資者的角度來看。
     目前印尼最大的鋼鐵廠是國營的Krakatau (克拉卡島) 鋼鐵廠和私人的Gunung Garuda (鷹山) ,兩者皆位於西爪哇,西爪哇同時也是印尼目前的鋼鐵生產中心。不管是國營或私營的鋼鐵公司,都無法滿足印尼的需求量,外資投資卻步,本國商人也寧願進口,而不願意自己投資生產,這其實背後的原因不難理解。
       首先一樣是法規的問題,外國投資人會遇到的問題,本國投資人也一樣都不會少。還有同樣的反傾銷法規2011 PP No. 34,這法規是由印尼反傾銷委員會(KADI)判斷,若是傾銷,就必須課以重稅 (BMAD) 來保護本地產業,這是一個很直覺的保護措施,各國政府也都有類似的法律。可是印尼反傾銷委員會在執法認定上卻有很大需要改進的空間,因為它規範的主要是上游產業,若是上游產業被課以重稅,那受害的只是更下游的產業。
       例如之前發生的一個例子,印尼塑膠生產公會提出反傾銷申訴,因為進口的塑膠比本地生產的還要便宜。可是反傾銷要是成立的話,所有塑膠材料包裝的牛奶,果汁和飲料價格會上漲30%,這個案子後來不了了之,也讓不少人提出,反傾銷委員會執法的標準應該改進,否則受害的只是下游產業和全體民眾。
       專家學者提出的改進建議是,面對反傾銷調查,比較的標準應該是品質,而不是產品類別。例如前述的塑膠原料傾銷案,本地產品的品質無法達到下游產業的需求,進口的產品又好又便宜,造福的當然是一般大眾。也因為同樣的法律,讓印尼的鋼鐵上下游產業孱弱無比。
       面對設立上下游鋼鐵產業,除了法規之外,還有繁複而且價格高昂的相關政府文件,一般個人,乃至公司行號,都偏好直接交易,不只省去了很多的麻煩,更是直接獲利。若是上游被判決反傾銷,那只會讓下游產品價格攀高,對進口成品交易的人來講,更是一件獲利快速,而且成本低廉的事,也造就本國投資人偏好進口交易,而不是追本朔源,建立上下游連貫的產業鏈。
        因為長久以來因循怠惰的作法,印尼鋼鐵產業其實極度缺乏競爭力,也沒有完整的供應鏈,更缺少統一的整合規劃,成為產出原料,卻依賴外國進口的國家,而台灣中鋼集團的中龍鋼鐵,也成為印尼的大供應商之一,對於不生產鐵礦的台灣,我們的產業鏈是整合到非常高的效率,產出的品質也達到國際水準。
      
台灣鋼鐵業的機會
 
       面對印尼強勁的需求成長,印尼本身無法滿足自身的需求,同時伴隨著這麼多的疑慮和挑戰,我們是否就該放棄印尼?
       其實不是!正因為如此,印尼鋼鐵產業有很多的缺口和機會,等待台灣產業來佔據和發光發熱,就像在1973年,日本旭硝子株式会社的Asahi玻璃來到印尼,現在成為印尼最大的供應商,而且制定了印尼的標準和掌控了印尼這個廣大的市場。同樣的道理,面對印尼鋼鐵業,台灣同樣也可以循著同樣的腳步,在印尼成為未來最大的這個產業領導者。
       下圖是筆者從鋼鐵產業從事人員取得的資料,白色部分是印尼鋼鐵產業至今尚未有的Niche Market,也是台灣的機會。尚未存在的鋼鐵業缺口筆者詳列如下:
Hot Briquetted Iron,Bloom,Heavy Profile Rail,Sinter, Hot metal,Pig Iron, Round Billet,Iron Sand concentrates,Direct Reduced Iron,Chrome Sand Concentrates,Fe-Chrome,Stainless Steel Slab,Stainless Steel HRC,Stainless Steel Billet,Stainless Steel Rod Bar,Stainless Steel Rod and Shaft Bar。
     
       筆者此刻恰好有幸參與外資COREX冶煉廠和發電廠整合的規劃工作,以及參與經營不善的鋼鐵加工廠併購會議,也有在鋼鐵業下游的朋友,這些業界的資料和意見都是目前廠商所遇到的困難,筆者僅利用這個機會分享給大家知道,希望能夠幫助台灣廠商多找到機會,在新南向的潮流中也可以受惠。
       印尼鋼鐵業是扶不起的阿斗嗎?我不認為任何國家的任何產業會永遠無法興起。相反的,我認為這是一片荒蕪之地,而且到處充滿機會。印尼是少數可以從本地礦物到成品都在同一個地方生產處理,而且不需要出口就有足夠的國內市場可以消化產品的國家。
       印尼的鋼鐵產業,不管是既存或者未存,也不管是上中下游的部分,依照目前的產量,品質,以及服務都不足以應付印尼國內日漸成長需求,對想要進入印尼市場的鋼鐵產業,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配合國家發展以及人口和經濟的成長,用最適合的角度切入印尼亟待填補的空缺,我相信,台灣的競爭力絕對可以在印尼佔有一席之地。
示意圖片 印尼鋼鐵產業的發展與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