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智庫專訪〉台日聯手佈局印尼機車零件市場的經驗



:::
〈智庫專訪〉台日聯手佈局印尼機車零件市場的經驗
(明鴻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曾欽彥協理)
新南向智庫 戴萬平 劉一郎 吳岱儒
                                              出版日期:2018.09.30
公司佈局印尼的背景:日系母廠帶動的國際化

      明鴻公司創立於1969年,前身從事機車煞車片及鞋組之銷售,繼而發展「鋁壓鑄技術」予以奠定基礎,經營型態以OEM為主。公司秉持「品質第一、服務至上」的理念,以「精益求精」的精神,與客戶共同進行產品研發與製造。因為長期與客戶共同努力提升技術層次,建立客戶的長期信賴,故不受歷次經濟危機影響而屹立至今。
      明鴻公司主要商品包括:1.機車鼓式剎車系統。2.各式重型機車、水上摩特車、船外機、農用機等鋁合金壓鑄和精密加工零組件。3.鋁合金壓鑄模具生產。4.海內外貿易事業。主要客戶群: AGCO, Honda, Kymco, Suzuki, Yamaha...等知名廠商。目前海外有福州廠與印尼廠兩座生產基地。生產的產品除供應台灣的機車供應鏈外,也銷售到日本的機車母廠,品質與技術受到日方的高度肯定。
      明鴻公司佈局印尼是在1996年開始動工設廠成立「明鴻(印尼)工業股份有限公司」(Hong Ming Indonesia Limited)。工廠1997年量產,地點在台商聚集的CIKARANG Jababeka工業區。該工業區主要在雅加達東部往萬隆的高速公路上,也距離日韓汽車城Karawang不遠,是在同一條高速公路上。曾協理提及,許多台商金屬製造業群聚在CIKARANG附近,主要就是就近供應日商汽機車的供應鏈。所生產的產品幾乎全部供應給印尼當地的日系機車母廠。
      因為與日商的合作關係緊密,明鴻印尼在2001年與日本ASK公司技術合作簽約,2003年與日本ATC公司合作成立「印尼MHASK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跨界成立塑膠模具、壓鑄模具製造部門,讓公司的產品多元性。
      明鴻投入印尼的主因是當時正逢亞洲金融風暴(暴動時曾經停工一個月),也就是印尼盾低檔時進入,不只投資成本降低,相對的土地成本。跟其他的個案相同,除技術層面外,提早佈局取得較低的土地城本。當初評估投資印尼最重要的關係就是原來派駐在台灣的日本母廠幹部改派印尼,在保持良好合作關係的機場上繼續將這樣的關係延伸到海外。因為如此,「與日本母廠緊密的配合」是明鴻工業在經營上最重要的競爭優勢。

建立「關係網絡」是站穩印尼投資的重要基礎

      訪問者提到,在印尼經營遇到最大的困難,協理表示就是被詬病的「非交易成本」問題。雖然在印尼新政府改革後已經不是明日張膽,但是公司經理人表示,印尼法規變動很大;法規變動就會存在有解釋空間的模糊地帶,因此建立關係網絡,可以讓問題得到較佳的解決途徑。例如公司剛進入印尼,印尼政府允許獨資(在金融風暴急需外資時刻),但是後來法令規定又不行,讓明鴻印尼不敢親義變動組織章程,因為這樣就必須仰賴新的(需要合資)法律。
      因為明鴻的外派主管採取輪調制度,所以當一位新主管上任與海關、勞工局、稅務單位間建立關係網路,成為這些經理人的首要功課。
      此外,與其他供應商相較,原料的來源並不是需要關注的議題。主因是對於「鋁製品」的原料不像鋼鐵,印尼當地出產的品質相當穩定。且所有的原料來源都是由日系母廠作品質認定與決定原料供應商。只不過,印尼的鋁製品供應鏈的報價常常被扭曲,且與國際行情脫鉤,所以建立良好的「關係網絡」才能拿到穩定的物料與價格。

來自日本供應鏈的挑戰

      最初明鴻在印尼的投資相當順利,但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之後,原先日本本土的零件廠開始至印尼佈局。因為日本的民族性,使得日系母廠選擇日本零件廠為供應夥伴,也就是「一階廠」;很多原為「一階廠」的印尼台廠被降階為「二階廠」,這使得廠商的獲利能力不斷下降。
      此外,為了能夠取得原料,日本企業集團也開始在印尼開採鋁原料,這是因應因尼政府越來越緊縮「原料加工」的需求。但是在開採的過程中,需要使用大量的水資源,因此還必須蓋專門的「鍊鋁水庫」。協理提到,這些都是大規模與大手筆的投資,更可能牽涉國家之間的談判,這些都是目前台灣做不到的。(附記:2018/9/10經濟日報報導,包括鋼鐵公會、燁聯、華新麗華、唐榮等一致認為,政府應號召不銹鋼上下游共同籌組國家隊,結合南向政策專案融資前往印尼礦區設煉鋼廠。這表示其他台廠有看到這個趨勢)
      此外,中國產品也開始進入印尼市場,但是因為無法打入日商供應鏈,中國的產品主攻「售後維修市場」,目前對台廠來說並沒有感到競爭的威脅。協理也提到,雖然政府提出新南向,但是這些佈局已久的廠商都希望避開政治。這是因為在印尼的社會,宣傳越多反彈越大。幾項規劃大規模投資案不容易推動就是因為太受矚目會受到各方的覬覦與打壓。

跨國管理:與工會良好的對話

      對於一個跨國製造業,如何管理不同文化的勞工?特別是與宗教信仰完全不同於台灣社會的印尼勞工?
       協理提到,目前在工業區內的外商,薪資水平多半可以完全遵守基本工資運作,所以印尼勞工比較喜歡在外商工作。但是以印尼勞工的個性來說,一人存在很溫順但是如果是集體的力量,組成工會,則是對於管理方面來說會有很大的挑戰。台商在依據法律之外,必須有耐心與工會溝通。
      印尼勞工管理的問題在於印尼法律時常有變化,如何解釋其中的福利變化是重要的學問。協理提到,所有的員工福利中,最花錢但是最重要的是:「員工旅遊」(所以協理也認為印尼適合發展觀光業)。有時遇到勞資爭議,會有掮客(勞工律師等)介入協調勞工事務,但是管理者需要嚴加判斷,因為其中的詐騙案件也時有所聞,這也是管理者不能輕忽的地方。

結論:鋁製品可與電動機車產業一同成長

      最後,協理提及,雖然中國的汽機車市場很大,但是每個省份像是不同的小國家,對於製造業來說,每個省份要有不同的供應鏈建立。投資印尼的優勢是在所有的製造供應鏈集中在「大雅加達」區域,特別是日本汽機車城周邊,不必分散投資。只不過近年印尼經濟飛漲,土地成本提高,後繼者如何慎選區位與工業區,值得廠商多方評估。
      關於「印尼4.0」計畫發展電動車的議題,因為電動機車需要輕量化,明鴻鋁製品加工,反而更具優勢。目前也開始與國內電動機車業者合作,因此更有信心迎接未來印尼市場的挑戰。
示意圖片 〈智庫專訪〉台日聯手佈局印尼機車零件市場的經驗